潮人智库 >>所属分类 >> 潮音潮乐   

白蛇传

标签: 白蛇传

顶[0] 评论(0) 编辑
白蛇传简介



白蛇传
白蛇传

剧情简介


在峨嵋山上修炼之白蛇女,因恋人间美景,同青蛇女结伴下凡,於西湖与许仙邂逅,经小青撮合,结为夫妻。端阳佳节,许仙受金山奇法海唆使,迫白氏饮下雄黄酒,现出蛇形,许仙赫然惊死。白氏为救许仙,冒死上昆仑山求取灵芝仙草。焉知许仙复活後,又受法海所骗,被囚於金山寺。白为寻夫,集齐水族,水漫金山,勇斗浩海奈因即将临盆,体弱难支,索夫不遂,负伤逃走。西湖断桥畔白氏与混乱逃出之许仙相遇。小青怒极,欲杀许仙。经许仙一番诉说,方知皆上法海之当,夫妻重归合好。一月後,合家正欢庆蛟儿满月,法海於灵山求来金钵,罩擒白氏,夫妻母子,惨遭拆离……。十八年后,小青炼就三昧真火,带梦蛟率众神到来破塔,救出白素贞,夫妻父子姐妹团圆。

编剧:陈竞飞、方展潮

编剧:陈竞飞、方展潮


演出人物


白素贞 青儿 许仙 船夫 老妇 法海 孙儿 鹿童 鹤童


 南极仙翁 沙弥 许仙姐 秋云 梦蛟

剧目;

第一场  游湖


第二场  联婚


第三场  惊变


第四场  盗草


第五场  释疑


第六场  水斗


第七场  断桥


第八场  合钵


尾声


    在峨嵋山上修炼之白蛇女,因恋人间美景,同青蛇女结伴下凡,於西湖与许仙邂逅,经小青撮合,结为夫妻。端阳佳节,许仙受金山奇法海唆使,迫白氏饮下雄黄酒,现出蛇形,许仙赫然惊死。白氏为救许仙,冒死上昆仑山求取灵芝仙草。焉知许仙复活後,又受法海所骗,被囚於金山寺。白为寻夫,集齐水族,水漫金山,勇斗浩海奈因即将临盆,体弱难支,索夫不遂,负伤逃走。西湖断桥畔白氏与混乱逃出之许仙相遇。小青怒极,欲杀许仙。经许仙一番诉说,方知皆上法海之当,夫妻重归合好。一月後,合家正欢庆蛟儿满月,法海於灵山求来金钵,罩擒白氏,夫妻母子,惨遭拆离……。十八年后,小青炼就三昧真火,带梦蛟率众神到来破塔,救出白素贞,夫妻父子姐妹团圆。

《白蛇传》曲文

第一场  游湖


[空中飞云。


[白素贞与小青手持云帚、佩剑、仙袂飘飘,伴同四仙女,驾云飞来。


众:(唱)一住峨嵋不计年,白云黄叶伴愁眠。心儿已作离弦箭,飞到江南看鸳鸯。驾云飞呀,随风转,逃下峨嵋羡人间。且到临安游胜地,观看那西湖柳雨桃烟。


[白素贞与小青、四仙女轻歌漫舞下,云景隐去。


[现景,西湖断桥,山明水秀,景色如画,清明时节,风和日丽,场上无人,但闻莺啼婉转。


小青:(内)姐姐走上!


[小青与白素贞云行如飞上。


(唱)离了峨嵋到江南,飞行万里快如风。双双来到西湖畔,姐姐呀,你看(唱)山明水秀美如画,亭台楼阁映日红。


素贞:(唱)果然是,人间天上大不同,武林景色看不尽,三月西湖春意浓。一片青山抱绿水,千枝杨柳隔桃红。艳阳天气花似锦,青妹呀,人间美景胜天宫。


小青:(唱)看那边,保叔塔倒映在波光里,观那边,美楼台紧依三潭。


素贞:(唱)苏堤上柳丝轻挽船儿,桥亭中,游人观赏好湖山。


小青:(充满少女的欢跃)姐姐,你看那游湖的男男女女,都是成双成对,真有意思呀!


素贞:是呀!(唱)俺姐妹,千年修炼空寂寞,白云深处叹孤零。今日里,来到这江南胜地,真教俺,真教俺喜乐盈盈。


(两人尽情玩赏西湖佳景)


素贞:青妹,你看前面,便是断桥。


小青:姐姐,断桥怎么不断?


素贞:断桥桥不断,孤山非孤峰,此是西湖胜景。


小青:真是巧夺天工。


素贞:唉呀,天色骤变,要下雨了。


[天色渐暗,霎时雨下如注。


小青:(突然发现)姐姐,你看,那边有一位少年男子,手持雨伞,正朝这里而来。


素贞:在哪里?(随小青手望去)呀,好一位俊秀男子!


小青:(见白呆望,提醒地)姐姐,下雨了,走吧!


素贞:妹妹,大雨淋漓,俺可到柳下暂避一时。


素贞:是!


[两人到柳下避雨


[许仙风雨中撑伞上。


许仙:(唱)适才扫墓好晴天,回来风雨忽迷离。雨打桃花花飞舞,风吹柳岸弄柳丝。遇雨无心再赏景,苏堤柳下避一时。


(圆场,见柳下二女子)抬头只见二娇娘,我柳下避雨怎相宜?


(许想往别处去,白暗示青叫住。


小青:请相公留步。


许仙:请问二位娘子,有何贵干?


小青:敢问相公要往哪里?


许仙:我扫墓归来,要回清波门去。


小青:清波门,阮哩要回钱塘门。唉呀,姐姐与相公恰好同路了。


许仙:哦,是同路。(风雨)二位娘子,大雨倾盘,这柳下焉能避得,请用我这把雨伞吧!


素贞:(羞涩地)只是相公你呢?


许仙:我么,还是你们用吧。


素贞:这怎么使得?


许仙:雨越下越大,二位娘子不要推辞了。


小青:如此,多谢相公了。(接伞)


许仙:好说。


船夫:(内唱)桨儿划水水贱花,送容孤山看落梅。(上)湖边沽来一壶酒,风雨湖心醉一回。


许仙:有船,正好坐船回去,娘子岂要同往?


小青:(望白,白示意)太好啦!


许仙:喂,船家!


船夫:客官,岂是要叫船?


许仙:正是!


船夫:客官要往哪里?


许仙:先到钱塘门,再到清波门。


船夫:钱塘门,清波门。


好好!请客人上船,(将船靠岸)


许仙:船板滑,请娘子小心。


素贞:多谢相公,青儿上船吧!


小青:是!(撑着伞,扶白上船)


许仙:(也上船,但离得远远地,以袖遮雨)船家,开船。


船夫:好,(开船,划桨前进)人客呀,今天风大,请靠近点吧!


小青:是呀,相公,三人也可共用一把伞!


许仙:(摇手)无相干。


素贞:如此,我们过意不去!


(小青走过来用伞遮许,但白又半身露在雨里,小青又回过去,船身摇摆)


船夫:呵呵,小心呀!


小青:相公,你就靠近些来吧!


(青把许、白拉近,自己撑伞站后)


船夫:好好,人客站稳!(边摇边唱)


(唱)我最爱西湖三月天,斜风细雨送船儿(哪哟),斜风细雨送船儿(伊哪哟),十世修来同船渡,百世修来共枕眠。


[白素贞,许仙闻歌不觉相望,天忽转晴,许仙见雨不下了,稍离开她们望桥上。


许仙:好呀,天晴了,小姐,雨过天晴,西湖又是一番风景。


素贞:是呀!


(唱)霎时向湖上云淡现青天,春风习习透罗衣。


许仙:(唱)真乃是若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


小青:小姐……(示意许仙诚实)


素贞:(对青)真是个至诚君子!青儿呀!


(唱)俺与伊,萍水相逢缘不浅,风雨同舟相扶持。未知相公家何处,改日登门叩谢伊。


小青:是,(向许)请问相公家住哪里,我家小姐意欲登门道谢呢!


许仙:唉呀!不敢当,小生家住清波门外,钱王祠畔小桥西。区区小事,怎敢麻烦小姐移动玉趾。


小青:敢问相公尊姓大名?


许仙:小生姓许名仙。


小青:今年贵庚?


许仙:韶光虚度二十春。


小青:家中可有高堂宝眷?


素贞:(怪,小青问得太露)青儿,休得莽撞。


许仙:仙小生父母早丧,家贫未娶,寄居姐姐药铺之中。


小青:啊原来相公孤身未娶,我小姐哩独住闺房。


素贞:(以肘触小青)人家相公都未问你,你何必多嘴。


许仙:啊,我倒忘了,请问小姐芳名……


素贞:奴家姓白名素贞,此是爱婢青儿。


许仙:白小姐,小生这厢有礼了。


小青:许相公,阮主婢二人,只因投亲不遇……


许仙:投亲不遇?请问小姐,芳居何处?


[小青拉白素贞,示意她快回答,白准小青回答,船摇晃。


船夫:吓吓,站稳,站稳,摇摇晃晃危险呀!


素贞:青儿,你就对相公言明了吧!


小青:好,许相公呀!


(唱)多谢相公心至诚,十里清波送阮行。我家离此路不远,曹家祠旁就是阮门庭。


素贞(白)请许相公记住——


(唱)墙外一株小桃树,门前杨柳绿成阴。相公差肯移玉趾,当备薄酒谢君情。


许仙:不敢当。


船夫:人客,钱塘门到了,请上岸吧!


小青:小姐,这把雨伞……


素贞:(接过伞要还许)许相公,有劳了!


小青:(心生一计)唉呀,天又要下雨了,


许仙:白小姐,雨伞请带去吧,我家离此不远了。


小青:(又接过伞)那就待阮用后,改日送还,(一想)勿勿勿,还是请相公明日自己来取吧,我家小姐,当备薄酒谢君情。


素贞:船家,船钱在此。


许仙:船家,我来付吧,(交钱)


船夫:唉呀,不用客气,都是一样。


[小青、白素贞上岸。


小青:许相公,明日一定来呀!


许仙:好好,一定登门拜访。


[小青,白素贞下


[许仙望着白素贞背影远去,茫然。


船夫:哈……闹了半天,我还误认你们是一家人哩!


许仙:唉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


船夫:风雨同舟便一家。


许仙:从未良缘成巧合,只叹许仙太寒酸。


[一阵暴雨,许仙猛觉,以袖遮雨。


[船夫急划船下。


——幕闭


第二场  联婚


[白素贞寓所,内客厅,台明几净,台外一丛修竹随风摇曳。


(幕启,白素贞手抚雨伞,凭台眺望。


素贞:(念)望穿秋水窗前盼,伊人不见近黄昏。


小青:[捧茶上,见白台前眺望,悄悄把茶放桌上,上前戏耍


白小姐,小生这厢有礼了!(学许仙施礼科)


素贞:(转身见青)你这个淘气鬼!


小青:哈……这不是许相公……-


索贞:许相公在哪里?


小青:(抢过伞,一撑)这不是许相公的雨伞么?


素贞:啐!。


小青:姐姐,我看许相公不来了!


素贞:许相公是个诚实之人,今日定会来的,青妹,一切都预备好了么?


小青:姐姐呀!


(喝)许相公今日要来取伞,我里里外外巧样装,庭前花径打扫好,葡萄美酒装满瓶,百宝莲羹甜如蜜,专候你那意中人。


素贞:青妹,还有一事要你费心。


小青:什么事啦?


素贞:你看许相公他,忠厚善良又温存,为姐今日要你……


(略表羞态耳语)


小青:啊,莫非要我来玉成?


素贞:(默默羞笑)青妹呀,还有一事。


小青:还有何事?


素贞:(唱)想许郎家世本清贫,以后如何度光阴?


小青:这,我哪里会晓呢?还请姐姐自己主意。


素贞:(唱)俺不如去到镇江城,自己开设药铺来谋生。


小青:为何不在临安,要到镇江去呢?:


素贞:(唱)倘若在此长居住,恐怕引人起疑心,何况那镇江瘟疫流行,到那里赠医送药救黎民。


小青:对对对,还是姐姐想得周全。


(向台外一望)姐姐,你快快打扮。


[许仙喜洋洋,一路张望上。


许仙:(念)趁约取伞喜洋洋,不知佳人住何方?


小青:(引白出迎)许相公!


许仙:青姐!


小青:唉呀,我家小姐久待了。


素贞:许相公。


许仙:白小姐,小生这厢有礼丁!(施礼)


素贞:还礼,许相公,请进!


[三人同进寓所,许白。就坐,小青献茶。


小青:许相公为何来迟了?


许仙:只因店务繁忙,还请小姐原谅。


小青:许相公果然是个至诚君子,百忙之中也不负约


素贞:青儿快摆酒上来。


小青:我知(下)。


许仙:何劳小姐如此费心。


素贞:昨天湖上遇雨,若非相公借伞叫船,阮主婢二人,如何是好。


许仙:些须小事,何足挂齿。


[小青捧酒菜上,斟酒,又下。


素贞:相公呀!(唱)昨日里,你冒雨而归我心不安,未知可曾受风寒?


许仙:(唱)多谢小姐来关怀,且喜一路身安康今夜里小姐摆酒备佳肴,真叫许仙愧难当。


素贞:(唱)正是酒逢知已饮,你我正好同倾心腹之言。(举杯离位)我这里,举杯谢君恩义深,祝君前途似锦辉煌。


许仙:谢小姐美意!(举杯),


(唱)想许仙身世飘零,人生苦乐难预料,枉我胸怀鸿鸽志,未知展翼在何年。思想起来唯叹息,纵是玉液琼浆也难下咽。


素贞:(唱)劝相公休愁叹,苦尽甘来来就在眼前。(举杯)


相公请饮。


许仙:小姐同饮!(同饮)(唱)多蒙小姐相勉励,但愿苦尽后来甘。


素贞:(唱)有道是,有缘千里能相会,西湖同舟非偶然。患难之交同心腹,知心相遇实有缘。


[小青奉茶上


小青:是是是,实在有缘,看恁二人谈到甜如糖,待我再来一碗百宝莲羹汤!(又要下)


素贞:青儿,待我来去。你在这里陪伴相公。(对许回眸一笑下)


[许仙呆望白背影


小青:许相公请坐。


许仙:啊,青姐,我也该回去了。


小青:我还有话要对你讲。(小青急下)


许仙:(唱)见小姐,回眸一笑情意深,真叫我又喜又爱又是惊,若能与她采相配,(白)不能,不能!(唱)可笑我一味妄想太痴情。(若有所思)


小青:(奉汤上)许相公,来请百宝莲羹汤。


许仙:哦,有劳小姐。


小青:不用客气,我有一句话来问你。


许仙:青姐有话请讲。


小青:许相公,你……(旁白)唉哙,自己还未出嫁,今日就来学做媒人,这叫我如何开口。(思索,有顷、对许)许相公你,人品忠厚善良,实在叫人羡慕,若有个才貌双全的娘子与你匹配,你看如何?


许仙:唉,青姐呀,你不知贫寒人家,娶妻二字谈何容易。


小青:容易容易,只要你请我小青做个媒人。


许仙:请你做媒人,青姐,你不要取笑。


小青:哪个与你耍笑,许相公,我家小姐与你正是男才女貌,天生一对,你意如何?


许仙:白小姐她——


小青:(唱)她不嫁豪门富贵,三妻四妾无情人,她要嫁情投意合如意郎,夫唱妇随同苦甘。


许仙:她不嫁富室豪门,要嫁贫寒人家,只恐小姐吃不起苦节。


小青:(唱)小姐她粗衣淡饭心甘愿,要与相公赤绳牵。


许仙:(唱)许仙心想成连理,怎奈家贫难娶妻,小姐乃是千金女,贫富高低不相宜。


青姐呀,休说完婚,就是定亲,也要五六百两银子,我一年工钱只有十两,今生今世也娶不起亲了。


小青:许相公,莫说贫富高低,我只问你一句话,你看我家小姐可好?


许仙:如此贤德小姐,天上难觅,地下难寻。


小青:这就对了。


(唱)相公你,既然有心有意,休提那成亲大礼不周全,小姐她,她首饰衣物都齐备,箱囊床帐闪闪光,劝相公休犹豫,成亲不费你半文钱。


许仙:(惊喜)啊,这是真的么?


小青:谁人与你说假。


许仙,(难为情地)青姐呀,不好哩,俗话道,娶妻容易养妻难。


小青:相公不用担心,我家小姐会行医,成亲之后,开间药铺,小姐行医你卖药,夫妻自食其力,还有何难呢?


许仙:这……(高兴地)如此,多谢青姐玉成。(一礼)待我回去,禀明家姐,择个吉日良辰,前来迎娶。


小青:免免免,俗话说,择日不如撞日,你看今晚风月良宵,就是吉日良辰了。


许仙:青姐,如此匆促,不好哩!


小青:好哇,好哇!


小青:来,拜堂成亲。


[吹鼓乐起,白素贞,许仙各执红喜球一端,移步靠拢。


(台内)(唱)有情人儿成眷属,千里姻缘一线牵。西湖今夜春如海,愿作鸳鸯不羡仙。


(吹乐声中


——幕闭


第三场  惊变


[二道幕前,白氏保和堂附近。


[法海上。


法海:(念)手执禅杖下金山,只为寻妖走街坊。江南佛地灵威显,岂容白氏乱纪纲。


贫僧法海,近日查明,白素贞乃千年蛇妖所化,在临安与许仙私婚野合,于今竟敢来此镇江城开店卖药,这江南佛地,岂容妖魔作乱,白氏不除我心不甘,阿弥陀佛。


[孙女牵老妇手持一篮鸡蛋喜洋洋上。


孙儿:奶奶来去。


老妇:孙女勿急勿急,保和堂不远了。


法海:(上前)你这老妇,匆匆何往?


孙女:老禅师,阮妈孙要去答谢白娘娘。


法海:白娘娘。


老妇:是呀,只因镇江一带,近来瘟病流行,老妇一家,染上疫病,多亏保和堂白娘娘施医赠药,才得起死回生。


孙女:可笑金山寺那个法海,只做佛事不消灾,说什么得道高僧有天助,不如白娘娘,药散一贴救世人。


法海:阿弥陀佛。


老妇:孙儿呀,鸡蛋持好。


孙女:猛猛来去答谢女华陀。


(妇、孙女下


法海:白氏呀孽畜,你竟敢违背天意,乱送丸丹,贫僧决不与你干休了。


[许仙手持鲜果上。


许仙:(念)大街买得时鲜果,归家去慰女华陀。


法海:许施主,贫僧稽首了。


许仙:(见法海,愕然片刻)啊,老禅师下山,又是化缘来了。


法海:贫僧此遭不为化缘,是专与施主看病而采。


许仙:小人哪里有病?


法海:看你满脸黑气,定被妖魔所缠。


许仙:禅师不要吓人,请问妖在哪里?


法海:妖魔就在你的身边。


许仙:(回身望)禅师,小人身边并无妖魔呀!


法海:尊夫人便是千年蛇妖所化,你日后必将被她所害。


许仙:我妻乃是贤德之人,镇江城内男女老少无不敬仰,怎


说她是妖魔。


法海:看你受迷已深,说也无益,端阳佳节将到来,雄黄酒


后见分晓。告辞了阿弥陀佛。(下)—


许仙:这么……。(不信其然)娘子贤慧忠贞,禅师此话有背


人情。(拂然下)。


[二幕开,缸楼上,白素贞卧室。


[许仙手端一碗雄黄酒边喷洒上。


许仙:(唱)五月五呀是端阳,龙舟锣鼓闹呀闹喧天,我手端雄黄来喷洒,驱邪辟疫求安康。(喜乐地边喷下)


[小青急登楼上


小青:(唱)听得龙舟锣鼓响,家家户户过端阳,艾叶蒲剑门前挂,雄黄酒味溢城关。午时三刻就要到,小青功行难抵挡。


小青:(嗅到酒味难受科)姐姐上来。


(白氏上


素贞:贤妹何事慌张?


小青:姐姐,光阴似箭不觉又是端阳,劝姐姐设法避过正午,以免许官人见疑呵!


素贞:贤妹,我与许郎无期徒刑呅碰譃我们若迟开,恐他到处寻我,况且我有千年功行,熬过午时,谅也无妨。贤妹,你可快快遁身山中,小心提防。


小青:姐姐虽有功行,还须小心才是。


素贞:录用妹,为姐知道!


小青:如此,小青走了。(下)


素贞:(念)但愿许郎出门去,熬过午时就平安。


[许仙奉鲜果来了。


许仙:娘子,为夫为你买鲜果来了。


素贞:官人,劳累你了。


许仙:娘子,这是洞庭山来的时新鲜果,请来尝尝。(奉果)


素贞:谢谢官人。(置果)


许仙:娘子呀,今日端阳佳节,城里城外热闹非常,店务就暂搁下吧。


素贞:一年一斗看龙舟,本当与你同往,只因为妻昨夜受了风寒。


许仙:啊,既然如此,待为夫扶你上床歇息。


素贞:官人你不要挂虙,为妻静养片刻就好,你就伴同店伙出去游玩吧。


许仙:娘子身体不适,青儿呢?


素贞:被我差遣在外。


许仙:青儿不在,为夫应在家照应,龙舟不看也罢。


素贞:官人,为妻这病……(耳语)


许仙:(喜形于色)啊,倒是我许仙糊涂了。


(唱)却原来娘子身怀六甲,待明朝许门喜添丁,嗳娘子呀,回忆清明扫墓归,湖中巧遇同舟行。我有心你有意,不嫌贫寒两成亲开药铺全仗你,俺夫妻形影不离喜盈盈。有了你大贤大德好娘子,我许仙无忧无愁胜仙人。到明春,你我抱个小儿郎,嗳娘子呀我许仙越想越高兴。


素贞:官人,你既然高兴,就该出去看龙舟呀!


许仙:娘子身体不爽,为夫怎能去得?


素贞:官人,你只管放心去吧。


许仙:啊,只是你寒热未退,哦,有了,待我前去取来。(下)


素贞:(急喊)官人,官人!


(唱)许郎他,他不知我内中情,缠来缠去不肯行。人逢佳节多欢畅,我为端阳愁盈胸。午时三刻将来到,浑身发热心疼头昏眩。


[许仙拿酒上,见白氏立在室口。


许仙:娘子,你为何不去安睡,在这里易受风寒。


素贞:(哀怨地)官人休得挂虑,快快下楼去吧!


许仙:啊,娘子,为夫的有雄黄酒在此。


素贞:(惊讶)雄黄酒。(推开许仙)


许仙:这酒可以却风去寒,解毒驱邪,娘子饮上一口也就好了。


素贞:唉,官人好糊涂,为妻六甲在身,怎能喝酒?


许仙:(自语)娘子平日酒量甚宏,今天为何一滴不肯入口,莫非如法海禅师所言,端阳酒后见分晓……(对白)娘子不喝,为夫也就不走了。


素贞:许郎。(为难地接举酒)


(唱)许郎夫哙,你怎解为妻难言苦况,再三劝我饮雄黄。本当不饮归罗帐,犹恐官人起疑心。若饮此举报生变故,只怕夫妻恩爱难久长。(自恃千年功行)罢了!凭我千年九转功,一杯雄黄谅也无妨!谢谢官人。(一饮而尽)


许仙:(高兴地)娘子,这才是不角良辰美景了。


素贞:(雄黄落肚,十分痛苦)唉呀,为妻不胜酒力,如何是好!


许仙:啊,娘仔,你醉了!


素贞:(强自镇定)我还不醉,我……(支持不住,倚桌坐下)


许仙:(扶白)莫非娘子动了胎气,这都怪我不是,娘子,我去取醒酒汤来。(急下)


素贞:(痛苦地)许郎,唉呀!


(唱)霎时间烈火烧胸膛,(白)青儿,贤妹,(唱)天昏地转筋疲力尽步难行。此时刻我纵是千年修炼,也难解此厄,难度端阳此时辰。(挣扎上床)


[许仙取醒酒汤上。


许仙:(唱)怨许仙做事欠思量,不该劝饮误妻房,害她酒醉伤身体,害及腹中小儿郎,我急忙上前把妻喊。娘子,贤妻!


素贞:(帐内苦吟声)哎呀,官人……


许仙:(唱)请娘子,强精神,为夫扫来醒酒汤。娘子,许仙与你解酒来了。


(揭帐一看,见白氏现出蛇形)唉呀!


(惊倒在地)(全场静寂)


[小青急上。


小青:姐姐,(见许倒地大惊)唉呀,许相公,许相公,(向帐内)姐姐醒来,姐姐醒来呀!


素贞:(帐内声)青儿!


小青:姐姐,许相公被你吓死去了。


素贞:(掀开帐出,大惊)许郎,许郎!(俯身摇许,哭)夫……


(唱)见官人魂魄消,两眼紧闭,浑身冰凉,许郎你你手捧雄黄劝我饮,我自恃功行能抵挡。谁知道,饮下雄黄生变故,害得许郎一命亡。到如今爱郎反把郎来害,不由我,哭破喉咙痛断肠,许郎官人!


小青:姐姐,事到如今,哭也无益,应该设法救活相公才是啊。


素贞:贤妹说得有理,为姐即去昆仑山盗取灵芝仙草,自能起死回生。


小青:姐姐呀姐姐,仙山守护森严,怎能去得。


素贞:为救夫君,就是刀山火诲,也只好前往了。


小青:啊!


素贞:青儿呀贤妹,我若是三日不回返,你就把许郎尸首葬荒郊。倘若为姐回不了,青儿呀,贤妹!你找出仇人奠轻饶。


小青:知道了,(取宝剑付白氏)但愿姐姐早去早回。


(接剑,看了一下许仙,对小青一礼)贤妹拜托了!


(急下)


——幕闭


第四场  盗草


[昆仑山顶,群峰耸秀,云霞出没,苗木葱茏,灵芝仙草金光闪烁。


[鹿鹤二童上。


鹿:(念)头角峥山嵘非等闲,


鹤:冲天一飞九霄开。


鹿:梅花万点随身带,


鹤:红丹一颗头上栽。


鹿、鹤:千年修炼昆仑山,兄弟看过灵芝草。鹿鹤同舞凌霄剑,谨防妖魔来偷盗!


鹿鹤二童相对舞剑。


鹿:师兄请了。


鹤:请了师弟,你我奉南极仙翁法旨,看守灵芝仙草,须防妖魔偷盗。


鹿:是,俺可巡视一番。


鹤:为兄要翱翔碧空,你说在这里看过,切不可大意。


鹿:师兄放心,这昆仑山高耸云端,天风吹人,白云封山,哪个敢来。


鹤:说来也是,请!


[鹤童下。


鹿:(打呵欠)这里清静无事,待我到后巡视去。呵……(下)


[白素贞仗剑飞奔下。


素贞:(唱)(万里奔波到仙山,不由素贞泪难干,为采灵芝救许郎,我叙事生忘死走一遭。我举步来把山道闯(探山,过桥科)安渡银桥再上山岗。(登山科,霹雳一声,后退)哎咋!霹雳一声银光闪,山神当道好威严。(圆场)眼见那,云崖上灵芝仙草闪金光,又见鹿童石上睡,待我采摘飞上云端。!


[鹿童追上。


[素贞三变,急采灵芝仙草。


鹿:(仗剑拦白氏)你是何方妖女,敢来盗取仙草,看杀!


[鹿动剑、白架住。


素贞:鹿童仙官,休得动手,白素贞有言相求。


鹿:偷盗仙草,还有何言,看杀!


[鹿又动剑,白又架住。


素贞:(唱)尊声仙童听我言,白素贞这里苦哀告。我本是一个扫叶女,曾炼仙家九转丹,只为思凡下峨嵋,与许仙匹配在江南。我夫不幸染重病,特采灵芝上仙山。


鹿:(念)灵芝本是仙家草,怎能轻易与人间。


素贞:(唱)仙家本是慈悲种,应为人间解危难。


鹿:(念)劝你休得多官语,宝剑之下活命难。


素贞:(唱)只要取得回生草,姑娘纵死心也甘。


鹿:(念)劝你早早离山去。


素贞:(唱)恕你姑娘理不端。看剑!


(白氏与鹿童斗剑、伤鹿手,鹿败下,鹤童追上。


鹤:妖魔快把仙草放下


素贞:仙草要救我夫,死也不放。


鹤:管你救夫不救天。今日到此休逃遁。看杀!…


[两人斗杀。


[鹿童追上,鹿鹤夹攻白氏,白倒下,但紧握灵芝不放。


(南极仙翁上。


仙翁:鹿童鹤童住手,为师在此。


二童:叩见仙翁。


素贞:仙翁饶命。


鹿、鹤:仙翁,妖魔偷盗仙草,罪该万死!


素贞(抱剑恳求)仙翁呀,求你高台贵手,念我一片真心救夫郎。


仙翁:吓好,白氏素贞!


(唱)你偷盗仙草原有罪,姑念你救夫一片忠贞。如今灵芝已取得,你可速速归回庭。救得夫来长相守,造福黎民共享升平。


素贞:多谢仙翁(施礼急下)。


——幕闭


第五场  释疑


(景如第三场,许仙卧帐中。


[乐奏《玉壶美》


小青:(唱)端阳不听我言语,姑爷一命如悬丝。倚窗等待灵芝至,怕只怕仙山得手迟。


姐姐,你再不回来,我就束手无策了呀!,


素贞:(带仙草上)仙人且喜如人愿,急忙回转江南地。


小青:(急迎)啊,姐姐回来了。


素贞:回来了,官人病情如何?


小青:奄奄—息,看看难保,灵芝可曾取到。


素贞:为了取得仙草,险些丧命,侥悻取得一棵在此。


小青:这就好了,待小青快快煎来。


素贞:好!(给青、青下)


[白掀帐看许仙


小青:(上)姐姐,你舍身取药救姑爷,只是姑爷受了这一惊,对俺怎不生疑?


素贞:这么……(想)呵,是了,许郎为人忠厚,谅他不会吧!


小青:姐姐,听说端阳劝酒,是一老和尚设的圈套。


素贞:老和尚!


小青:就是法海。


素贞:法海!


小青:他已欺到俺头上来了,依小青之见,不如杀上金山,除去法海,以绝后患。


素贞:青妹不要任性,遇事要三思而行,先把官人救活后,俺再如此如此,解开许郎疑虑。


小青:(端药上)姐姐,药汤取到。


[白氏接药,小青扶起许仙,白氏喂药。


许仙:啊……呀。


素贞:官人,醒来呀。(乐止)


许仙:(清醒,睁眼见白,惊恐)啊……你是……


(站起要走,脚步踉跄)


素贞:官人仔细。(要上前扶他)


许仙:(甩开白氏)求你们再不要纠缠于我!


(许仙要走,小青当面挡住。


小青:姑爷,你莫非昏了?,


许仙:我……(走不得,索性坐下)、


素贞:(哭)官人呀……


小青:(生气)住了!


(唱)姑爷你莫非发了疯,一反常态气煞人。阮主婢尽情扶持你,你神思恍惚为哪桩?


许仙:这……没有、没有……


小青:我看你心里有病?


许仙:青姐不要乱猜。


小青:我看是你乱疑。


许仙:没……没有。


小青:没有?


(唱)你那日遇见法海老和尚,他有何言对你讲?


许仙:这个……


小青:不要这个那个,说呀!


许仙:实在没什么!


小青:果真?


许仙:真的。


素贞:唉,官人!


(唱)看起来山盟海誓都是假,你竟然想要瞒妻房。


小青:(唱)不念小姐一片真心对待你,邂逅相逢与你结良缘。费尽心思为你成家业,你安居乐业无忧烦。两情缱绻珠胎结,眼下将把后代传。试问你,小姐有何亏待你,看起来许仙真是薄情人。


许仙:这……《渐渐消失恐惧》


素贞:官人……


许仙:并非许仙瞒骗,只因和尚之言……


素贞:和尚怎说?


许仙:他说娘子原是妖魔变,端阳佳节见分晓。


小青:你相信他?,


许仙:娘子醉后昏昏睡,果见白蛇在帐中。


素贞:啊,那日我也见到……。


许仙:见到什么?


素贞:帐内见到苍龙现真象。


许仙:是苍龙。、。


素贞:是苍龙。


小青:(唱)你不知苍龙保平安,你不知家有苍龙最吉祥。农夫家里有苍龙,一年四季谷满仓。保和堂里苍龙现,从此生意更兴旺。只为你,不知其中意,吓得魂尽魄散倒地中,世上难得见苍龙,得见苍龙福无量。


许仙:啊,如此说来,倒是吉祥之兆?


素贞:是呀!


(唱)并非是为妻责怪你,你不该见了苍龙疑妻房。早劝你切莫近僧道,你不听妻言信和尚。常言道心疑生暗鬼,你竟会情愿去上当。


小青:(唱)若不是小姐舍生忘死取仙草,你今日哪能活世间,你不该忘恩负义起疑虑,想把阮主婢弃一旁,难道你自己无主意,难道你,看不出法海毒心肠。


许仙:青姐。


小青:(唱)难道说夫妻恩情,反不及和尚一句话,难道说……


许仙:青姐,不用说了。(唱)都怪我轻听谎言上圈套,今日里如梦初醒疑云消。


娘子,倒是为夫不对了。


素贞:官人,今后切莫轻信谰言。


许仙:是!。


——幕闭


第六场  水斗


[金山寺耸立山头,面临长江。


[开幕时许仙匆匆要走下山,


许仙:(念)幸喜娘子救我命,安知受骗上金山。唉!


沙弥:(追叫)许施主,许施主!


许仙:小师父,你们为何不放我回去?


沙弥:方丈传下法谕,留你有话面讲。


[法海暗上,


法海:许仙,老僧为你费尽心机,若不回头是岸,大祸难逃了。


许仙:啊,此是何说?


法海:(唱)可记得,端阳节日饮雄黄,帐里出现大白蟒,她主婢花言巧语欺骗你,妖孽的居心狠如狼。


许仙:(不信)啊,师父,不要诬陷好人,那是苍龙出现,征兆吉祥。


法海:(狞笑)哈哈,若不听老僧所劝,执迷不悟,你命休矣。


许仙:哎……咋,禅师,此话怎讲?


法海:施主有所不知,已有前车可鉴。


(快板)昔有一人扫墓上坟山,遇一美女泣路旁。诉她继母心肠狠,迫女提篮采野桑。此人怜爱将她救,归家拜堂成亲誊。十月怀胎生一子,如鱼似水度时光。谁知一夜风波起,她变银蛇十丈长,先把娇儿吞吃掉,再咬此人一命亡。


许仙:啊!


法海:(念)你今若不快醒悟,白蛇腹中葬许郎。


许仙:哎咋,禅师休得含沙射影,含血喷人。她既要害我,为何待我十分恩爱,千方百计救我活命。


法海:这……个(无言可对,恼羞成怒)许仙呀蠢民,本禅师点化于你,竟敢冥顽不灵,如今定要你遁入空门,脱离魔障


许仙:这……。


沙弥:师父叫你出家当和尚。


许仙:哎呀,我不愿出家当和尚,求禅师放我回去。


法海:已入宝山,不许空回,沙弥。


沙弥:在。


法海:速将许仙禁入禅房,无我法旨,不得擅离佛地,


沙弥:是!


 [小青,白氏上


素贞、小青(唱)弃舟登岸走匆忙,寻找许郎上金山。


小青:姐姐,金山已到。


素贞:上前问来。


小青:是,呔,里面可有人?


沙弥:(上、在门内答话)门外何人?可是到来烧香还愿?


小青:一非烧香,二非还愿。


沙弥:。既非烧香还愿,女菩萨到此何事?


素贞:只因我家官人来此烧香,未曾回家,相烦师父唤他出来一同回去!


沙弥:未知尊夫高姓大名?


素贞:许仙。


沙弥:许仙么,无有师父法旨,不能回去。


青、白:怎么不能回去?


沙弥:只因他有妖魔缠身,我师父已渡他皈依三宝。


小青:你说明白些。


沙弥:他出家当和尚了。(闭山门,下)


素贞:哎咋,许郎……


小青:真是岂有此理。


小青:(唱)听此官怒冲霄,咬紧银牙把山门敲。


[小青正要举剑,白氏一挡,寺门大开,法海,沙弥出。


法海:阿弥陀佛。


小青:呸!。


素贞:(拦住小青)青儿,休得鲁莽。


(唱)求禅师大开方便门,发慈悲放还我的夫君。(法海闭目无言)许郎来到宝刹后,无人经营保和堂,我与他,夹唱妇随多恩爱,求禅师莫教鸳鸯两地分。(小青一旁动怒,白氏阻止。)


素贞:老禅师!(连叫数声,法海不理)


小青:(唱)连叫数声不答应,不由青儿怒气生。


素贞:(止住小青)老禅师,你身在佛地,理该常怀大慈大悲之心,开方便之门。我等前来,别无他意,只求放许仙下山。


小青:如若不放……


法海:孽畜,大胆放肆,竟敢吵扰清静佛地。


素贞:只求还我官人。


法海:许仙素有慧根,与老僧也有夙缘,今已皈依三宝了。


素贞:(唱)我夫郎舍不下这繁华盛世,舍不下保和堂避疫良丹,舍不下我腹中珠胎骨肉,舍不下阮夫妻恩情无恨。


法海:佛门清净之处,岂容你妖孽放肆!


素贞:(唱)在佛门理应少惹是非,不该拆散凡世姻缘。


法海:孽畜,劝你速回峨嵋山去,若还执迷不悟,大罪难逃了。


素贞:我一不扰害生灵,二不为非作歹,素来济世救人,助夫成业,何罪之有咁?


小青:(气)哇呀,那里象个慈悲僧。


素贞:(唱)我等与你无仇恨,苦苦煎迫为何因?禅师你要细思忖,但望释放我夫君。


法海:哼,你要夫妻团圆,除非日出西山,江水倒流。


小青:法海妖僧,罪该万死!(动武)


法海:妖孽放肆。(将青龙禅杖一挡,对小沙弥)紧闭山门。


(下)


[素贞,小青怒不可遏。


素贞:(唱)索夫不遂怒火升,誓把长江水倒倾。阵前列开众水族,怒潮汹涌淹杀妖僧。(灯转暗)


众:喳!。


[小青,素贞率众水族上,列阵。


[众水族作汹涌舞蹈,风浪大作。


[法海带神将上,双方混战,法海退到高岗观望。


(神将败下,水族直冲上山岗,法海脱下袈裟,四面阻挡,狼狈不堪,突然白氏脸色苍白。


素贞:哎呀!


小青:姐姐,怎么样了?


素贞:哎呀,敢是惊动胎气!青儿,速速退兵。


[法海带神将杀上,


法海:妖魔看打!


[混战,白氏负伤,小青死战,边战边下。


沙弥:(急上)禀师父,大事不好了!


法海:何事?


沙弥:许仙逃走了!。


法海:啊,许仙逃走?也好,让许仙去牵住妖魔,待我前去灵山,求来金钵,趁她分娩之后,体弱力衰,再去收拾她便了。


正是:任你纵有通天法,难逃法海手掌心。阿弥陀佛。


——幕闭


第七场  断桥


[西湖断桥。


[白素贞、小青上。


[号头站斗锣。


素贞:(唱)负伤含恨下山来,


素贞、小青(唱)咬牙切齿骂法海。


素贞:(唱)怨官人不该负我,忍心刈别恩爱。


小青:(唱)这薄倖的许仙,害得姐姐受祸灾。


素贞:哎唷,腹中疼痛,寸步难行,如何是好么?


小青:唉,想是要分娩了,且至桥边,小坐片刻,再想良策吧!


素贞:妹妹,这里可是断桥?


小青:正是。


素贞:啊!断桥未断,我素贞柔肠已断。


(唱)西湖山水还依旧,憔悴难对满眼秋。好花偏逢无情雨,恶棒专打凤鸾俦,我与你金山寻夫夫不见,不由我又是心酸又是愁。难道他,巳遭法海害,难道他一—果真出家将我丢。难道他,断桥未断恩情断,难道他,流水东逝不倒流。(白)官人,你好狠心呀!


小青:(唱)可恨他,不信亲人信仇人,私上金山把法海求,若非你我武艺精,金山寺外—命休。他日若遭这无义汉,休怪我,手中青锋不留情。


素贞:青儿,恐非许郎无义?


小青:姐姐,你为他受苦还不够么?哼,许仙呀许仙,有朝一日,料你性命难逃。


素贞:(伤痛发作)哎唷!


小青:姐姐仔细,-


许仙:走上!


(唱)急忙忙逃出了金山,不由许仙暗凄凉。恨法海害阮夫妻离散,害我做了无义之人,一路上,来把娇妻觅,啊!却原来娘子憔悴在瞬桥边。小青儿,腰挎三尺剑,杏眼圆睁怒冲天,不顾生死把妻来叫。娘子!


素贞:(惊叫)官人。


小青:许仙你来得好,看杀!


素贞:青儿、青儿。


许仙:(唱)吓得我三魂七魄尽飞空。


小青:放手,走开!(唱)管教你,青锋剑下一命休。


许仙:啊呀。娘子救命,救命。


素贞:啊,你今日还欲我救你么?


许仙:是,娘子救我,救我!


素贞:你呀!(唱)你你,你这,冤家薄悻,忍心弃我,受尽凄怆。端阳过后夫妻归和好,你又随法海入禅房。平日恩情且不说,怎不念着这腹中小儿郎。可怜我与秃驴交战,杀得筋疲力尽险致遭殃。嗳冤家哙,你手摸胸膛想一想,有何面目来见妻房。


许仙:娘子。


小青:住口!(唱)我姐姐好似檐前紫燕,一心为你成家立业,为你忘餐共废寝,只望夫妻和好情长。奈何你,恩将仇报,偏信法海拆散鸳鸯。金山一战险丧命,你枭心已极,有何言词来分辨。


许仙:(唱)非是我忍心弃妻房,都只恨法海计多端,本不愿烧香金山去,莫奈是镇江府请贴到店堂。上金山,迫我出家当和尚,因此被骗禁禅房。每日里常把娇妻念,想念娇妻泪千行。几次欲走走不得,慈悲佛门变成囚牢笼。


小青:住口,既然法海把你囚禁,我问你,你是如何来的?


许仙:只因……


小青:是不是法海叫你前来追赶阮主婢?哼!你这枭心人,看杀!


许仙:啊呀,青姐,不是,不是!


素贞:妹妹,听他说来!


小青:讲!


许仙:(唱)自从被拘在禅房,禅房粉墙高接天。每日里,听木鱼,听得我心酸凄凉。嗳贤妻哙,我长夜何曾得安睡,何曾忍心拆散鸳鸯。你为我到了金山寺,咫尺天涯见无缘。你在寺外叫许郎,许仙心似利箭穿。乘山上交战入慌乱,我才逃走离山岗。如今得会娇妻面,纵死九泉心也甘。


小青:呸,法海枭恶,你怎能逃得,这其中恐有他意,看杀!


许仙:(惊倒)哎呀句句实情,不敢二心。


素贞:青儿,住手,冤家呀!


(唱)嗳许郎我的夫君,俺夫妻本是共患难,我一心无二朝夕奉侍夫郎。焉知佳偶成怨偶,孰料良缘变孽缘。今日里,我把实言对你说,夫你不用再惊惶。我本是峨嵋一蛇女,只为思凡下山岗。与青儿同游西湖地,风雨同舟遇夫郎。我爱你至诚忠厚,我爱你纯朴喜人。钱塘与你成婚配,助你卖药到镇江。端阳酒后你一命丧,我为你采药受颠连。纵然我是自蛇女,我待你恩情也非浅。腹中还有你许门后裔,你不该病愈把心变。偏信法海上山去,我日夜盼郎郎不见。可怜我枕上珠泪湿透,可怜我梦醒只把愁添,寻你去到金山寺,只望夫妻再团圆。若非青儿拼死战,腹中婴儿命也遭殃。嗳冤家哙,谁人是,谁人非,问问你,问问你,良心岂能安然。


许仙:(唱)听娘子把真情采讲,桩桩往事涌心间。端阳不该把酒劝,病愈不该上金山。可怜娘子你受我累,可怜你思念五更天。仙山采药救我命,金山一战受颠连。你千辛又万苦,为的是我许仙。嗳娘子哙,纵然你是白蛇女,许仙至死心不变。


小青:你这负心人,到如今才知你妻是好人么?


素贞:贤妹,许郎于今知道了。


小青:怎见得他知道,姐姐呀!(唱)你为人心肠太软,怎知道,男儿汉变化万千。


许仙:(念)天么天,从今后,许仙若再把心肠变,三尺青锋尸不全。


素贞:呀,言重了


小青:姐姐。(唱)怕姐姐痴情空自误,将来难免受煎熬。


许仙:许仙以后不敢了。


素贞:是啊,他以后不敢了。


小青:呀!(唱)他夫妻依旧多情誊,反显得小青心性偏。罢罢罢,倒不如辞别姐姐天涯走远。姐姐,多多保重,小青拜别了。


素贞:(急)青妹。


许仙:青姐,不可去,不可去呀!


素贞:贤妹,你,你甘心舍我前去么?


小青:啊……


素贞:(唱)嗳贤妹哙,我的贤妹哙,你怎忍心出此言,不见我流落在路旁。你不见我怀孕要分娩,就要舍我离开此间。更何况法海妖僧心肠毒,难免要寻事生非再起祸端。你若离我他方去,存我单丝独线怎能安?怎能安?


小青:(唱)看姐姐即将临盆又受伤,万一有难谁相帮,姐姐,小青与你血肉相连。


(唱)下山时,也曾发誓愿,我怎忍舍你前去,怎忍独自走他方,只因是人心难测,恐怕多情到头一场空,到如今情难舍,愿随姐姐的身旁,但愿蛆姐早产麟儿,但愿得那许……


素贞“哎呀。


小青::(唱)但愿许相公从此心不变,倘若是姐姐再受骗,这三尺青锋报仇冤。


许仙:青姐放心,许仙从此永不变心就是。


素贞:谢谢贤妹,许郎,如今俺要往哪里安身?


许仙:到我姐姐家中暂住岂好。


素贞:也好,此去不可提起金山之事。


许仙:我知。


素贞:官人引路,贤妹来走!


——幕闭


第八场  合钵


[白素贞内房。


[许仙笑盈盈抱儿出。


[乐奏《南正宫》。


许仙:宝宝不要哭,你娘快来抱你了。


许姐:(上)呵呀,真像做父亲了。


许仙:姐姐,你来看,孩子真乖懂得听话了。


许姐:孩子比他父亲还听话呀!(抱孩)


许仙:姐姐休要取笑!(唱)白白胖胖惹人爱,


许姐:(唱)今日合家大细喜满怀。


素贞:(上)大姑娘(唱)蛟儿弥月办喜事,你内外照料忙不开。


许姐:(唱)人逢喜事精神爽,纵然忙碌心清闲。


素贞:(唱)重返临安立家业,多承姑娘相亲爱。


许姐:(唱)从此一家欢乐长相聚,花好月圆春常在。


小青:(上)大姑娘,宾客来了,快去接待。


许姐:好!(对白)弟妇,等你梳妆后,夫妻同去款待亲友。


素贞:好!


[许姐抱孩子,同小青下。


素贞:官人,难得今日,合家欢畅,我已为你逢就新衣,待为妻取来,给你更衣待客。(下)


许仙:娘子对我体贴入微,真是几世修来的缘分,哈哈!


秋云:(匆上)舅父,法海和尚在客堂等你!


许仙:怎说!法海来了?……(心情紧张起来)


(干唱)骤然间,闻说法海来访,真使我惊悸不安。(对秋)秋云,你就说我无空接待,打发他走!


秋云:他说不见就不走!


许仙:你就说我不在,回绝了他!


(秋云下,


素贞:(捧衣上)官人,你快来!(唱)为妻给你试新装,十指难夺造化功,这件新衣可称心,买来帽儿都嫌紧,这顶新帽亲手缝,今日至亲好友来道贺,与你穿戴新衣整颜容。


(放衣于桌。


(许仙若有所思。


素贞:咦,你怎么闷闷不乐?


[许仙不语,潜然泪下。


呀,官人,刚才还欢天喜地,为何又伤心落泪?


许仙:娘子!


素贞:官人快讲呀,莫非……


许仙:咳,刚才甥女通报,法海登门走访!


素贞:(一惊)法海!


(伽蓝捧钵上。金钵光芒四射。)


伽蓝:白蛇看钵!


素贞:青儿,青儿!:


伽蓝:已被法海禅师打败逃走了!


素贞:呀好,不好了,官人!


许仙:娘子,娘子!


(白氏被金光罩住,夫妻不能接近。)


(唱)霎时间,浑身难动弹,妖僧你灭绝人性,灭绝人性丧尽天良。


许仙:(唱)骂千声贼法海,我与你无仇无怨无来往,你不该将我妻子暗计伤。今日里拼却一命将妻救,娘子你快快挣脱这金光。


素贞:(唱)实指望,抚养孩儿同叙天伦乐,恨法海,狼心狗肺来相煎。我难以逃脱他魔掌,今日是情长恨更长。


许仙:(唱)过去是,我饥寒时你相照顾。


素贞:(唱)从今要,饮食寒暖自酌量。


许仙:(唱)过去是内外操心有娘子。


素贞:(唱)从今要与你姐姐细商量。


许仙:(唱)娘子休说断头话,我好似乱箭穿胸膛。娘子呀,愿与你百年相伴同到老,愿与你生死共存亡。


素贞:(唱)官人果然情不变,不枉我冒死患难到世间,法海呀,你纵有金钵威力大,灭不了阮夫妻情义长。(姐抱孩子上)


许姐:哎,白氏弟妇哙!


素贞:哎,大姑娘,孩儿哙!


许仙:哎,娘子贤妻哙!


素贞:(唱)嗳,儿哙,可怜你出世刚满月,就要离开娘身旁。有母所生,无母所养,幼雏失恃太可怜。嗳奴哙嗳儿哙,儿幼小,怎知无娘苦,从此后再要见娘难。嗳儿哙,最后一面牢牢记,只怕你长大不知娘容颜。


许姐:(唱)老天你也无开明眼,平地无端起风浪!


素贞:大姑娘!(唱)蛟儿满月失依傍,拜托姑娘来抚养。他是许郎亲骨肉,犹如你亲生一般同。四季衣衫放在两箱内,可穿到七岁上书房。夏来须防三伏暑,冬来应御数九寒。须哄他,寒夜切莫把娘哭,免使我遐思远念痛断肠。此刻心头如刀割,苦命的儿哙,从今后,姑母就是儿的亲娘。


许仙:娘子。


许姐:弟妇!你不能走1


素贞:官人!


法海:(上)午时三刻已到,护法伽蓝,速速收妖!


伽蓝:呔,速收白蛇压在雷峰塔下。


素贞:夫呀!……


许仙:妻呀!……


许姐:弟妇……


[灯转暗。


——幕闭


尾声


[十八年后,雷峰塔畔


[乌去密布,雷峰塔矗立湖边,阴森庄严。


(二幕前小青率风神、火神急上。


小青:(采白)云光一起到神州,钱塘江水向东流。深山炼就三味火,烧却高塔恨方休!(引众神亮相下)。


[二幕开。


许仙:孩儿,来走!


(唱)青山隐隐水迢迢,秋尽江南草木凋。一年一祭雷峰塔,来到塔前魂已消。


孩儿,到此已是雷峰塔!


梦蛟:哎母亲呀慈娘……(跪下)


许仙:娘子呀……


梦蛟:(唱)哭慈娘雷峰塔内受灾厄,不由孤儿泪双垂。出生一月不见亲娘面,幼雏失恃徒自悲。到如今一座塔墙分母子,只有泪珠和酒奉慈帏。嗳罢了我的亲娘哙,你岂知孩儿心已碎。


[电闪雷鸣。


许仙:梦蛟我儿,怎么一时电闪雷鸣?


梦蛟:啊……呀……


小青:(上)许官人!


许仙:啊,青姐,梦蛟我儿,上前拜见青姨。


梦蛟:是,拜见青姨。


小青:甥生免礼,我巳请来诸神,拯救白娘娘,你等暂避一旁。


许仙:是!


梦蛟:嗳……母亲呀……


[许、蛟下


[光一闪,塔神上


塔神:呔,何方妖魔,在此吵闹?


小青:呔,速放白氏娘娘出来,万事全休,如其不然,叫你身化烟尘,魂化九天。


塔神:我神奉法海祥师佛旨,将白蛇永镇雷峰塔,怎敢擅放!


小青:与你多说无用,看剑!


[二人交战,塔神败逃,小青放光烧塔,塔倒,护法神上,小青挥旗,风火神迎战护法神败下,乌云退去。天边出现一轮缸日,光芒万丈,晴天如洗。


小青:姐姐!


素贞:青儿,谢谢你了。


[许仙梦蛟上,夫妻母子团圆。


[众载承戴舞]


众(唱)凯歌高唱入云端,推倒雷峰水不干。西天金钵成灰土,人间韵事永传扬。


——幕闭


(剧终)

附件列表


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
→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

上一篇陈喜和 下一篇纪树章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0

本文二维码

请用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

词条信息

陈琴
陈琴
状元
最近编辑者 发消息   
  • 浏览次数: 66 次
  • 编辑次数: 1次 历史版本
  • 更新时间: 2017-04-13

相关词条